• 三福官网-课堂|陈德兵 向爱平: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

  • 当前位置:鸿运线上娱乐官网|  地方体彩| 三福官网-课堂|陈德兵 向爱平: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

三福官网-课堂|陈德兵 向爱平: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

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唯一的听众》教学录评陈德兵/执教 向爱平/点评一、导入新课,明确文体师: 同学们,我们今天要学习的课文是——生:《唯一的听众》。

浏览次数:4448发布时间:2020-01-11 16:34:45

三福官网-课堂|陈德兵 向爱平: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

三福官网,紧扣文体 趣教小说

——《唯一的听众》教学录评

陈德兵/执教 向爱平/点评

一、导入新课,明确文体

师: 同学们,我们今天要学习的课文是——

生:《唯一的听众》。

师: 大家预习了课文, 我们先来个热身活动,请看大屏幕——

本文是一篇( )

a.散文

b.诗歌

c.小小说

生:本文是一篇小小说。

师:大家同意吗?

生: 同意。

师: 能否说一说你的理由?

生:我读到文章结尾的时候,才突然明白老妇人的真实身份,感到很意外,想到了我们五年级学的一篇课文《桥》, 所以我认为它是一篇小小说。

师:说得很好!善于结合已经学过的课文来学习! 大家知道这种结尾有个特别的名字吗?

生:知道。我们老师在上《桥》这一课时告诉我们, 这是“欧亨利式结尾”。

师: 了不起! “欧亨利式结尾”是小小说常用的一种手法, 这样的结尾往往出乎我们的——

生:意料之外。

师:但又在——

生: 情理之中。

师:非常好!这样的结尾往往给我们惊喜,给我们震撼。同学们,小小说是小说的一种,但它也具备小说的所有要素,来,读一读——

生:(齐读)小说的三要素:情节、人物、环境。

二、梳理情节,把握内容

师:下面,开始我们这节课的活动。请一位同学读一读。

(生按照起因、经过、高潮、结果梳理本文的故事情节。)

师:好,开始默读课文,独立完成。

(生默读,思考)

生: 起因: 我拉小提琴被称为“白痴”, 只好到一片树林里去练琴。经过:一位耳聋的老妇人不断给我鼓励,让我充满了信心,我的琴技进步神速。高潮: 妹妹告诉我老妇人竟是音乐学院最有声望的教授和乐队首席小提琴手!结果:我对小提琴无法割舍, 永远感激那位老妇人。

三、感受人物,树立形象

师:文中有几个人物?

生: 四个。

师:谁是主要人物?

生:“我”和老妇人。

师:“我”是不是主要人物?

生1:不是。文章是通过我来写老妇人的。

生2:我补充一点,文章的题目是唯一的听众,这就说明文章主要写的就是那位老妇人。

师: 文中是通过“我”的变化来写老妇人的。“我”变化前是什么样子?

生:用父亲和妹妹的话来说,我在音乐方面简直是一个白痴。 这是他们在经受了我数次“折磨”之后下的结论。在他们听来,我拉小夜曲就像在锯床腿。这些话使我感到十分沮丧, 我不敢在家里练琴了。

师:谁用一个词语来概括一下?

生1:我想到的是自卑。父亲和妹妹的打击,让我丧失了在家练琴的勇气。(板书: 自卑)

生2:我想到的是沮丧。听了父亲和妹妹的话,听着自己的琴声, 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 觉得自己不是一块拉琴的料。

生3:我想到的是白痴。就是“我”的智力决定了“我”根本不可能把琴拉好, 在这方面是一个弱智。(板书: 白痴)

师: 可怜的孩子! 谁来读一读描写“我”变化之后的片段?

生1:很快我就发觉自己变了。我又开始在家里练琴了。从我紧闭门窗的房间里,常常传出基本练习曲的乐声。 我站得很直, 两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湿透了衬衣。 以前我是坐在木椅上练琴的。

生2:还有,(读)我一直珍藏着这个秘密,直到有一天, 我的一曲《月光》奏鸣曲让专修音乐的妹妹大吃一惊。这是第二处,还有第三处:后来,拉小提琴成了我无法割舍的爱好, 我能熟练地拉许多曲子。在各种文艺晚会上,我有机会面对成百上千的观众演奏小提琴曲。

师: 谁能用一个词语来概括一下?

生: 自信。以前“我”不敢在家练琴,现在又开始在家里练琴了, 说明“我”恢复了自信。 而且永远爱上了小提琴。

师:这个词正好与“自卑”相对! (板书: 自信)

生:高手!

师: 大家觉得“我”称得上高手吗?

生:称得上!

师:好!我们就写上这个词语。(板书:高手)我们都知道, 是谁让“我”产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

生:老妇人!

师:是的,老妇人仅仅用三招魔法就改变了我!那么,老妇人究竟是用怎样神奇的“魔法”改变了“我”呢?请大家默读课文,将老妇人的每一招“魔法” 都用文中的一个字概括出来。

(生默读静思)

师:好,谁来汇报?

生: 我觉得老妇人的第一招魔法就是“夸”。

师:大家都找到“夸”了吗?

生: (齐)找到了!

师:(板书:夸)那我们把老妇人夸“我”的句子找出来读一读。

(生齐读)

师:请你仔细说一说,这一招怎么神奇了。

生: 老妇人的这些夸奖和赞美,让我充满了自信。我听了老妇人的夸奖, 觉得自己还不是那么不可救药,所以会更加有勇气练下去。在文中作者写道:“我羞愧起来,同时有了几分兴奋。嘿,毕竟有人夸我了,尽管她是一个聋子。”从“兴奋”这个词可以看出作者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这种体验就说明作者的自信心回来了!

师:说得真好!你还想补充吗?

生:老妇人不是夸了我一次,而是每一次我拉完琴她都夸我, 于是, 我的信心与日俱增! 所以,作者在文中写道: “我心里洋溢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是无比自信的感觉。

师: 好一个与日俱增! “我”一天比一天自信,往日的自卑感——

生: (齐)一扫而空, 不复存在。

师:你还想说?

生:还有,我拉得很难听,老人也不皱皱眉头,只是平静地望着我,说明她真的听不见,否则,不会那么平静的!

师:是啊,这么难听的声音,对一个音乐家的耳朵来说,那简直就是折磨,然而老人却这么平静,可见老人这个“装聋子”的本领不一般啊!

师: 成功地骗过了“我”!老人为何要装聋子呢?

生1:老人想告诉“我”,“我”的琴声丝毫没有打扰她, 让“我”不必介意, 可以放心地在这个地方练下去。

生2: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让“我”对她的那些赞美、 夸奖我的话不表示怀疑!

师: 那我们把文中描写老人装聋的句子再读一读!

(生齐读)

师:老人这一“望”啊,让我对她善意的谎言深信不疑,从而打消了一切顾虑,放下戒备之心,也对老人夸奖我的话深信不疑, 从而树立了自信。(板书: 打消顾虑)同时, 这一“望”, 还饱含着老人对我的——

生1:期望。

生2:期许。

生3:鼓励。

师:没错!这是多么神奇的一招啊!两招了,第三招呢?

(生静默)

生:是不是“等”?

师:你太棒了!说一说你的想法!

生: 第一, 文中写老妇人的动词只有这一个,所以我找到了它;第二,老妇人想通过等来督促“我”练琴。 老人用这一招改变了我。

师:一个“等”,说明每次老人都比我——

生:(齐)到得早!

师:老人为什么每天都要早早地来到小树林里等“我”呢?

生: 因为老人和“我”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约定。

师: 大家找到这个约定了吗?

生:(齐读)“也许我会用心去感受这音乐。 我能做你的听众吗,每天早晨?”

师: 读出这句话后面的深意了吗?

生1:老妇人强调了“每天早晨”,那就意味着她会每天早晨都来听,而“我”就必须每天早晨去拉!

生2:这个约定就像一份合同,答应了就得遵守,实际上是对“我”的督促。

师: 我也认为是一种督促。

师:不管是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也好,还是激发了“我”的上进心也罢,总之,“我”听了这样的话,一定是——

生1:热血沸腾!

生2: 浑身充满力量!

生3: 暗下决心, 决不让老人失望!

师: 哇,多么神奇的一句话!进一步想一想,老人为什么要跟我有这样一个约定?

生:老人是音乐教授, 她知道学习一项本领最需要的就是坚持! 而年轻人学习乐器总会有困难,有起伏,很容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所以她就用这样一个约定来督促“我”每天坚持练习。

师:哎呀!你如何有这般认识?是学过乐器吧?

生:(齐喊)她弹钢琴很厉害!

师:难怪!你练琴需要大人督促吗?

生:要啊!(众笑)我有时候也想偷懒,而且练琴很枯燥,很苦很累,有时候真的不想练了!

师: 为什么又坚持下来了?

生:爸爸妈妈威逼利诱。你不好好练,就不给你饭吃! (众笑)这是小时候, 大了就讲道理。

师:是啊,人都是有惰性的,尤其是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特别容易放弃。回到文中,“我”一定碰到过这样的情形——比如有一天, 气温骤降,“我”缩在被窝里不想起床,心想,今天不去树林里拉琴了。可以吗?

生:不可以!老人还在树林里等“我”呢!“我”答应了她,怎么能食言呢?

师: 比如又有一次,“我”和同学约好了去郊游,

等拉完琴可能就迟到了。那今天可以不去拉琴了吧?

生:不可以!老人还在树林里等“我”呢! “我”怎么忍心让她空等一场呢?郊游集合迟到了,可以给同学们解释一下。

师: 也有可能这样, 有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进步不大, 怀疑自己真的不是这块料, 心想干脆放弃算了,行吗?

生:不行!老人还在树林里等“我”!更何况老人每次还赞美“我”呢!“我”怎么能失约呢?“我”怎么能让“我”唯一的听众失望呢?

师:是啊!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约定,给了“我”源源不断的动力, 让“我”坚持了下来!(板书: 督促坚持)

师: 同学们,让我们再读一读这一部分,去领略这位大师的风采吧!

(师生合作朗读第二部分。)

四、琢磨环境,领悟匠心

师: 同学们,故事发生哪里?

生:小树林里。

师: 我们一起读一读这段环境描写。

(生齐读)

师:这就是小说的环境。给大家什么感觉?

生:幽静、安静。

师:请问,故事只能发生在这里吗?

生:我认为是的。因为只有在这里,一切才显得合理。

师: 换个环境就不合理了吗?

生:第一,练琴是需要安静的,而我又特别不想打扰别人,所以在小树林里最合适;第二,老妇人的身份要一直隐瞒下去, 所以这个环境里只能有两个人,不能出现第三个人,这才能让故事延续下去,所以只有在这里最合理。

师:这样的分析有理有据,我不得不服!课文对环境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描写, 但是却显得特别重要。

五、推敲情节,改写片段

师:同学们,本文是一篇小小说,属于文学创作。但是,文学创作离不开生活的真实,这篇小小说的情节从生活真实的角度看, 有没有明显不合理的地方?

(生静思默想)

师:谁有发现?

生:老人不是装耳聋吗?她为什么听着听着打起了拍子呢? 这不是说明她听得见吗?

师:谁来解释解释,这合不合理?

生:我觉得是合理的。因为老人本来就不是聋子, 只是听“我”拉得那么好, 情不自禁打起了拍子,也说明我的确进步很大, 也为后面揭开老人的真实身份做了铺垫!

师:了不起,知道这是铺垫!

生:那“我”明明看见了,为什么还没有发现老人是在装聋呢?

师:哪位同学还有发现吗?

生:我听大人们说过一句话,“十聋九哑”,就是说,十个聋子里就有九个是哑巴, 因为他们听不见声音,所以也就不知道怎么发出声音。文中的老人既然装聋子,为什么还会说话呢?而且作者也不会怀疑呢?

师:这个分析有道理!不是“十聋九哑”吗?还有一个——

生:不哑!

师:不过,非常谢谢这位同学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常识, 我很钦佩这位同学缜密的思维和大胆质疑的精神。再次谢谢!还有谁有发现吗?

生:我觉得文中这个地方不合理:“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12号楼,非常瘦,满头白发,不过——她是个聋子。”

师:怎么不合理?

生:“我”怎么知道老人住在12号楼的?

师:是啊,这是个问题!你怎么怀疑到这个上面来的?

生:我是这么想的:第一,老人不可能主动告诉“我”住在12号楼, 这样会暴露她的真实身份!第二, “我”不会主动问老人住在哪里。

师:大家知道原因吗?

生: 因为老人是聋子!

师:对!问了等于——

生: 白问!

师: 照这样说来,“我”告诉妹妹老太太住12号楼的确不合理!那么,我们把它删掉吧!

生: 不行, 删掉了妹妹就得不到有用的线索,就不可能知道老人的真实身份了 !

师:是,那该怎么办呢?

(生沉默)

师: 同学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挑战,不知道不奇怪。我们一起想办法!本文是一篇——

生:小小说。

师:小说都是艺术创作,允许虚构。也就是说,本文也有可能是虚构的。 既然文中这个情节不符合生活的真实,那么,我们能否将这个情节改写一下呢?

生:可以。

师:只要能够揭示老人的——

生: 真实身份就可以了。

师:对!俗话说“无巧不成书”,那么,“我”有可能在什么情形之下发现老人的真实身份呢?

生: 有一次,“我”看电视,正在直播一场音乐会,发现首席小提琴手就是老太太!

师:有没有这个可能?

生:有!

师: 太有这个可能了!

生:有一次,“我”去音乐学院找我妹妹,路过一间音乐教室, 发现正在给学生上课的就是“我”这位唯一的听众!

师:有没有这个可能?

生:有!

师: 非常有可能!

生:我设想的情节跟大家不一样:妹妹对“我”的进步感到十分好奇, 问是谁指点了“我”, “我”没有告诉她。没想到,有一天早晨她竟然悄悄跟着“我”到了小树林里, 等“我”拉完一曲, 她从树林里走出来,认出了老太太。

师:哇!有意思!不过写的时候,先不要告诉读者妹妹跟踪,知道吗?

生:嗯!

师:同学们,我看大家都有当小说家的潜质啊!这样,大家下节课就把自己构思的这个情节写出来,好吗?

点评:

因材施教,让学生的语言实践成为

阅读教学的常态

向爱平

一、在教学思想上,准确定位于“以教材为例,夯实学生的语言实践”

阅读教学必须建立在学生语言发展水平和已有语言知识经验基础之上。 要求教师加强对学生的研究, 在关注学生的语言学习基础、 语言学习能力、语言学习心理的前提下,再来关注阅读目标的确定、阅读内容的组织与阅读过程环节的安排, 一句话,要“为学生的语言实践而教”。 只要我们能“为学生的语言实践而教”, 就能真正在“用好教材这个例子”上下功夫。在备课中,陈老师力求学习数学老师教“应用例题”。我们先来分析数学教师是怎样教应用题的。比如教学一道“相遇问题”的应用例题,教师的教学目标不是为了只让学生解决这个例题, 而是通过这一道例题学到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教学中引导学生读题发现问题, 分析数量关系解决问题, 进而引导学生把学到的方法运用到生活中去, 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教师关注的是学生,教给的是方法, 培养的是能力。 而我们语文教师呢?拿到一篇课文, 务必要将课文内容讲深讲透, 引导学生在文章的内容里总也走不出来, 结果一篇课文学完了, 学生记住了几个词语, 认识了几个人物,知晓了几种道理,方法呢,能力呢,语言实践呢,全没有。由此,学生在读了十几年的语文后,仍旧不能很好地读与写,此“咄咄怪事”便不足为奇。因此,要“用好教材这个例子”, 我们语文教师必须向数学教师学习,彻底走出“重教轻学、重教师讲轻学生做”的“魔区”。 陈老师就走出来了。 在怎样“以教材为例,夯实学生的语言实践”问题上,是狠下了功夫的。他敏锐地把握了教材的文体特点——小小说, 在这堂课上, 是自己把这篇小小说讲好, 还是引导学生把这篇小小说读好? 陈老师比较智慧地选择了后者,把课堂变成了学生阅读小小说的实践课堂。

二、在阅读的指导上,踩好“教材是例子, 实践是基础”的三个“点”

教材是例子, 怎样以教材为例, 做好“实践”这篇文章? 教师必须能“踩”好“点”。 陈老师主要“踩”了三个“点”:

首先是策略与方法这个点。 陈老师依据小小说的特点(即人物、情节和环境三要素),设计出“明确文体”——“梳理情节”——“感受人物”——“推敲情节”的阅读策略,引导学生展开阅读。很明显,这一阅读策略是教师在充分钻研文本, 提炼文本例子功能的基础上设计的, 它既是给学生提供了“学路”,也是老师的“教路”。如此,“学路”与“教路”统一, 学生的语言实践活动便得以有效实施了。

其次是整体把握这个点。 阅读教学要从整体入手,培养学生整体把握内容的能力。怎样帮助学生整体把握课文内容? 这也是阅读教学中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些教师往往只关注结果——学生概括的内容,忽略了过程——学生是怎么概括出来的,正因为如此, 我们的学生尽管读了很多的文章, 但是整体把握文章的能力还是不强。 陈老师关注了学生的思维过程,他结合梳理情节这一环节来展开,请学生按照起因、经过、高潮、结果梳理本文的故事情节,把握主要内容, 课文的内容和叙述顺序就一目了然了, 对文章的整体把握至此“水到渠成”。

再次是学习语言这个点。《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指出: “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学好其他课程打下基础。” 怎样培养学生语言文字运用的能力? 首先要求教师具有语言训练的意识, 并长有一双挖掘文本语言训练点的“慧眼”。 陈老师在语言训练点的挖掘上就十分巧妙。 比如在感受人物形象时,陈老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老妇人仅仅用三招魔法就改变了我! 那么, 老妇人究竟是用怎样神奇的“魔法”改变了“我”呢?请学生默读课文,将老妇人的每一招“魔法”都用文中的一个字概括出来。 对于这个问题的探讨几乎贯穿了大部分课堂。 可以看出,在这一阅读过程中, 师生的任务不是为了寻找能概括“魔法”的三个字,而是在做亲历语言文字实践的事情。在充分阅读和思考的基础上,师生共同归纳出“望”“夸”“等”,语言概括可谓精炼独到, 人物形象也跃然纸上了。再比如推敲情节的环节。陈老师根据小小说创作中常用的“欧亨利式结尾”手法, 激发学生的探究欲望: 同学们,本文是一篇小小说,属于文学创作。但是,文学创作离不开生活的真实,这篇小小说的情节从生活真实的角度看, 有没有明显不合理的地方?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的注意力很快被集中起来, 大家果然发现了小说中的结尾有问题,接下来的改写便顺理成章了。从学生现场改写的小说结尾可以看出, 孩子们的语言创造力完全被激发出来, 创作可谓精彩纷呈。

(作者单位:广东东莞黄江镇宣传教育办公室;湖北仙桃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来源: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